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叹息的蔷薇】(62)作者:墨染空城
【叹息的蔷薇】(62)作者:墨染空城
字数:5916


                                 第六十二章 打击

  这天中午,依晗和素云一起给女儿洗澡,「妈,你看囡囡长得好快,她昨天都学会自己在床上翻身了。」

  「是啊,囡囡是个健康的孩子,而且长得真好看,像你。对了晗晗,晚上杰森要回家吃饭么?我下午买菜的时候才好安排。」

  「哦,他今晚不用加班,你买点他喜欢吃的螃蟹回来吧。」依晗刚刚把话说完,忽然整个人僵在了那里。

  「杰森」,这可是老公和自己在床上嬉戏的时候才会用到的名字,为什么,为什么母亲会知道?就算她晚上不经意听到两人做爱的动静,也不太可能知道这个名字的含义才对。最可怕的是,素云刚才叫出那个名字的时候,语气是那么的平静自然,没有丝毫的突兀,就好像在呼唤着自己身边最亲密的人。

  依晗不敢再往下想,有些事情是不可以深究的,她瞬间只感觉手脚冰凉,背上衣服全都湿透了。依晗找了个借口溜回了房间,躺在床上半天没回过神来。
  为什么,为什么会让我听到这个名字?母亲跟哲航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难道他俩……这不可能,一个是我最敬爱的母亲,一个是我托附终身的老公,他俩怎么可能会搞在一起,这完全就是天方夜谭,我不要再自己吓自己了,就像之前发现了那盒避孕套……

  「避孕套」!我之前一直找不到头绪,难不成、难不成避孕套是用在了母亲的身上?可是,这不符合逻辑啊?据我所知,母亲早就结扎了……除非、除非他俩是为了肛交……依晗忽然感到一阵恶心,飞快地跑进洗手间里狂吐不止……
  好不容易捱到了下午快五点钟,素云开车去市场买菜,依晗迫不急待地溜进了母亲的房间,床上、梳妆台、抽屉、壁橱四处寻觅,她也不知道自己想要找些什么,她只希望能发现一点蛛丝马迹,哪怕能找到一根陈总的头发也好啊。
  什么都没有!看来是自己太过多疑了,自己难道患上产后抑郁症了吗?丈母娘和女婿偷情,这种情节恐怕只有小说里才会出现吧?电视都不敢播这样的题材,绝对无法过审。

  依晗摇了摇头,为自己的无中生有感到可笑,刚走到门口她停下了脚步,好像突然间想起了什么。依晗转身走到床边,双眼死死盯着枕头,她深吸了一口气,慢慢将枕头掀了起来……

  依晗愣在了那里,四周的空气彷佛都已经凝结,她感觉已经没有办法呼吸,眼中的泪水不可遏制的飚了出来。枕头底下,赫然摆放着那对依晗再熟悉不过的乳夹……

  依晗拿起那对乳夹,不知道是因为激动还是生气而全身发抖,听着清脆的叮咚声,头脑里想像着老公在这张床上狠狠地操着自己的母亲,依晗感觉整个人都快要崩溃了……

  依晗不停地摇头,不会的不会的,母亲怎么可能会跟自己的女儿去抢老公?我的母亲向来自命清高,她怎么可能干出这种不知廉耻的事情?依晗还不死心,跑回到自己的房间,拉开床头柜下面的抽屉,仔细查找起来,没错,各种情趣用品都在盒子里,唯独就缺那对乳夹……

  依晗坐在地上轻声抽泣了起来,现在唯一还可以麻醉自己的,就是母亲很可能只是觉得这对玩意很有趣,拿回去玩几天,但是这可能吗?没想到女儿才几个月大,自己就要去面对如此严峻的问题,为什么这种奇葩的事情会让自己给碰上?我究竟应该怎么办才好?

  当天晚上,陈总上床搂着依晗的身体求欢,他最近对依晗的胸部相当痴迷。生完小孩之后,依晗的乳房更加丰满,里边鼓鼓的全是奶水,原本小小的乳头也变得又大又长,颜色也变深了许多,显得愈发的性感。陈总几乎每天晚上都要在她两个大咪咪上边折腾好久才肯睡觉,当然也少不了顺便将依晗大肆折磨一番。女儿出生之后,陈总一到晚上又变回了之前那个暴戾的杰森。为了不让丈母娘听到房间里面的动静,口塞终于派上了用场。

  依晗借口今晚身体不太舒服,侧过身假装睡着了。过了约摸半个钟头,陈总轻轻摇了一下她的肩膀,「晗晗,要不要起来吃点宵夜?」依晗紧闭双眼假装睡得正香。

  耳边传来陈总下床的声音,还有拉开抽屉的声响,很快他就离开了卧室并轻轻掩上了房门。依晗在床上等了近十分钟,这才悄悄爬了起来,发现抽屉里的震动棒、跳蛋和肛珠已经不在了。依晗强忍着内心的愤怒,光着脚慢慢走向了母亲的房间。

  房门紧紧地关着,从底下门缝透出了微弱的灯光,依晗站在门口,将耳朵靠在门上听着里边的动静。调笑声、呻吟声、床铺的吱吱声,甚至还伴随着几声尖叫,这些声音有如利刃,一刀一刀地刺痛着依晗脆弱的心灵。

  依稀她还听到母亲在温柔的叫着「老公」二字,依晗只感觉天旋地转,差点就摔倒在地上。很显然,母亲乐在其中,她完全是自愿的,并不存在陈总逼迫的情况,母亲居然跑到广州跟自己的女儿分享同一个男人!!!而且还亲热的称呼对方为老公,她怎么可以这样?

  依晗捂着嘴巴,大颗大颗的眼泪不停地往下掉,她脚步蹒跚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用枕头蒙住头部,扑到床上无声地抽泣了起来。母亲除了和女儿分享老公,还跟她分享着这间屋子,分享着那些情趣用品。一想到那些同时用在她们母女身上的震动棒还有肛珠,一起到陈总还时常将震动棒塞进她的嘴里,依晗呃的一声跑进了洗手间……

  过了两天,依晗申请回到公司上班了,她实在没有心情每天和母亲待在一块,伪装自己实在是太累了,他俩想怎样就怎样吧,我来个眼不见为净。

  就这样过了半个多月,依晗将全副身心都用在了女儿的身上,她没有勇气去揭露他们,更没有勇气去质问他们。一个是自己的母亲,一个是自己的老公,真要追究起来又能怎么样呢?跟相亲相爱二十余载的母亲彻底决裂?跟老公离婚?让囡囡从小就没有了爸爸?依晗做不到,她心底里还是爱着陈总,她知道陈总也爱自己,也许只是一时头脑发热才做出这种不伦的事情,就好像母亲当时在电话里说的,男人都是小头决定大头。

  所以依晗现在只能强颜欢笑,强忍内心的悲伤,努力让生活平静的运行下去,努力维持着这个原本人人羡慕的家。

  这天晚上,陈总又一次溜进了素云的房间。完事之后,素云把头埋在他的怀里,「老公,我有点害怕。」

  「怎么啦?刚才我用夹子夹住你的小妹妹也不见你害怕啊?难不成你也怀孕了?」陈总笑着说道。

  素云幽幽的叹了口气,「不要嬉皮笑脸的,我跟你说正经事呢。我怎么感觉依晗好像是知道咱俩的事情了……她现在跟我在一起总是不温不火,不像从前那么爱笑,整天心事重重的,很多话也不跟我说了。怎么办?咱俩的好日子是不是走到头了?」素云声音微微的颤抖,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因为不舍。

  陈总抚摸着她的头发,「嗯,我也感觉到了,我跟她已经很久没有做爱了,每次她都找借口避开我,虽然表面上她还是很正常,但我知道她心里有事……」
  「要不……咱们接下来暂时不要在一起了,保持低调,我觉得晗晗应该只是感觉到了什么,并不是真正确定,要不然她肯定会找我们算帐的,怎么还能跟咱俩和平相处……」素云一脸的忧郁。

  「接下来多长时间?你能耐得住寂寞么?你这个闷骚货!我猜你忍不到两天就会主动找我,含着我的鸡巴求我狠狠地操你!嘿嘿。」

  素云羞愧地低下了头,她知道陈总所言非虚,自己早已经失去了自控能力,自从走出机场的那一刻开始,她就再一次的选择了堕落,选择了自私,为了欲望铤而走险,她已经陷入得太深太深。

  第二天晚上,依晗给囡囡喂完奶回到了房间,正在低头整理着床裖,陈总忽然从后面抱住了她,双手伸到前边用力揉搓着她的乳房。

  依晗低呼了一声,轻轻扭动着身体,「不要啦,我的睡衣会被奶水给弄湿的,你下手轻一点……」

  「好,那我就替你舔干净!」陈总色眯眯地把头从她的腋下穿过,拉开睡衣,对着赤裸的乳房吮吸了起来,另一只手顺着屁股缝一路往下,在小穴上乱捏乱摸。
  依晗显然有些排斥,努力想要拉开陈总使坏的大手,「嗯,不要搞我啦,人家今晚……」

  「你今晚又是不舒服?好,我明天就带你上医院。你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偶尔你总该满足我一下吧?难不成要逼我到外面找小姐?」陈总手指在她乳头上用力一掐,乳白色的奶水激射而出。

  依晗忍不住呻吟了一声,虽然她现在对陈总充满了怨气,但她也明白长期逃避总不是办法,总不能一直不跟他行房吧?那样还不如直接摊牌呢。既然双方还不打算撕破脸,还打算继续生活下去,那其中一方就只能选择苦苦忍耐了。
  依晗不再抗拒,红着眼圈往床上一躺,任由陈总在她身上肆意地玩弄。无论陈总如何挑逗她、或者粗暴地侵犯她,依晗身体没有任何的反应,就像一条死鱼躺在那里,脸上只剩下伤心和无奈,没有丝毫的欢愉可言。

  陈总折腾了半天看到妻子没有任何的反应,心中既颓丧又有些愤怒,说实话,他对妻子发现自己和丈母娘的奸情并不是太在意,这原本就是迟早的事情,能不被发现当然最好,就算发现他觉得也无所谓,他甚至有点期待看到依晗脸上痛苦而心碎的表情。

  「你这骚货已经习惯了重口味,看来我的鸡巴已经满足不了你了!」陈总狞笑着拿出了震动棒,对着依晗的小穴磨擦了起来。

  依晗尖叫了一声,夹紧双腿不停往后缩,「不要,我不要这根东西……」一看到震动棒顶部的龟头嗡嗡作响,她就会联想起这根东西同样插过自己的母亲,她一时间还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陈总微微一笑,也不去强迫她,将手里的震动棒扔到一边,「好了,把衣服穿上,咱俩是时候该好好谈谈了,有些事情迟早是要面对的,你不需要逃避现实。」陈总边说边穿上了短裤。

  依晗委委屈屈地将睡衣穿上,幽怨的瞄了陈总一眼,低着头半天没有说话。
  陈总盘腿坐在她的对面,脸色相当的平静,「说吧,你是什么时候发现我跟你妈上床的?」

  依晗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之前她的心中好歹还存在着万分之一的侥幸心理,希望这一切都只是个误会,只是自己的幻觉,现在听陈总亲口说了出来,她脆弱的心理防线终于彻底崩塌了。

  「别哭啦,是我对不起你,没能控制住下半身,明明知道偷情迟早有败露的一天,但我们还是心存侥幸。晗晗,你究竟知道多久了?」陈总把手搭在她的大腿上。

  依晗甩开了他的手,「早在很久以前,我就感觉你有点不对劲,不过当时还没有证据。可是就在月初的时候,我听……听妈叫你杰森……你们、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就在女儿和妻子的眼皮底下偷情?天下有那么多女人,你为什么偏偏选择了我母亲?」

  陈总假装叹了口气,「如果我说是你妈先勾引我的,你信么?」陈总心想,确实是她躺在别人的房间里自慰,要不然自己跟丈母娘也不可能会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所以我也算不上是撒谎。

  依晗死死瞪着陈总的眼睛,终于泪水又哗哗地往下流,她实在没想到素来洁身自好的母亲会沦落到今天的地步。「你们在一起多长时间了?」

  「晗晗,你觉得这个答案对你有意义么?哪怕我跟你母亲只上过一次床,那也是对婚姻赤裸裸的背叛。唉,我不想为自己辩解什么,但事情就是这么的不可思议。」

  「我还是想知道你俩是如何好上的?」任何一个女人,这个时候都希望听到答案,都想知道另一个女人是如何让自己老公甘心背叛的。

  「那个时候恰逢你怀有身孕,我的欲望长时间得不到宣泄也相当痛苦,这时候偏偏你母亲来到了广州。你应该了解她的情况,那个家里里外外都要靠她操持,白天辛苦点倒也可以坚持,可偏偏你父亲身体不好,连续多年无法给她正常的夫妻生活,你想想她的欲望压抑了多久?所以,在一个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场合,我俩上床了……事情就是这样。」陈总有些惭愧的低下了头。

  「你们难道就没有一丝的羞愧之心?你俩趁着我睡着的时候偷情了很我次吧?你在操我母亲的时候,嘴里是不是也在骂着骚货婊子?」依晗气得全身都在发抖。
  「每一次偷情,我俩都希望这是最后一次,我们知道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可是,我们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一次又一次的犯错。晗晗,我对你母亲是没有感情的,我依然爱你如昔,我跟她永远只是肉体上的关系,你才是我的真爱!」
  「哼,听到你这些话,我妈一定会后悔跟你上床的。我累了,让我好好休息一会……」依晗心灰意冷的说。

  「晗晗,我知道你还没有放弃我,要不然你也不会一直忍受着这种屈辱,还对我俩和颜悦色的,我知道你心中还是爱我的,对不对?晗晗,请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就算是为了囡囡,好不好?」陈总痛心疾首的说。

  「我现在头好痛,让我好好安静一会,半夜还得起来给囡囡喂奶呢,你今晚不要睡在这里,想去哪去哪,到我妈那睡也行,我没意见。」依晗说完就躺到床上不再搭理陈总了。

  就这样过了几天,陈总去上班了,依晗和素云彼此低着头默默无语的吃着早餐,就连眼神都没有任何的交集。

  素云夹了个小笼包放到女儿的碗里,低声细气的说,「晗晗,我已经网上预订了下午的机票,行李也已经收拾好,以后囡囡就要辛苦你一个人照顾了……」
  「什么?」依晗手上的筷子掉落在了餐桌上面。

  「囡囡的纸尿布放在第二层的衣橱里,我还给她买了几件秋天的衣衫。你坐月子的时候着凉了,所以时常会头疼,每个礼拜记得煲猪骨头炖天麻,千万不要忘记了,还有……」素云一口气说了好多,生怕忘记了点什么。

  「妈!你不需要离开的,我并没有怪你……」依晗脱口而出。

  「你现在还能叫我一声妈,我已经相当开心了,做出那种不齿之事,我哪里还有脸留在这个家里,晗晗,妈真的对不起你,我不求你的原谅,只希望你能开心的生活下去……」素云声音都哽咽了。

  「妈,你不要走,这个家离不开你,囡囡更加离不开你。我承认这段时间心情有些低落,对你也是冷冰冰的,但我真的不恨你,我只是需要点时间适应。身为一个母亲,我完全可以理解你的苦衷,很多事情你也是是身不由己,你为那个家已经付出了很多,是时候享受一点应有的快乐了。你无需自责,好好在这里住下去,难道你不想亲耳听到囡囡叫一声外婆吗?」依晗动情的说。

  「晗晗,你真的不恨妈了?妈真的很开心,我明白这需要多大的胸怀才可以包容这一切。可是,妈留在这个家是不行的,那样注定会对你的生活造成困扰,势必会影响到你和哲航的感情。你难道想要每天都担心,老公会不会又跟老妈鬼混了?呵呵……」素云凄然一笑,脸上留下了痛苦的泪水。

  依晗低着头沉默了好一会,她轻轻点了点头,好像突然间下定了决心,她深情的注视着母亲的双眼,握住了素云的手,「妈,你错了,我不会有什么困扰,因为,我想让你跟他在一起。」

  「什么?晗晗你是不是气糊涂了?还是在故意说气话?你难道想要和妈妈分享自己的老公么?这、这怎么可能?你傻啊!」素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反正事情已经发生了。妈我注意到了,你比刚到广州那段时间的气色好多了,脸上容光焕发,跟以前那个整天忙家务、忙着铺子生意的形象截然不同。我觉得你在这里找回了自我,找到了真正的快乐。虽然这段时间不可能取代株洲的任何东西,但是,这里是属于你的悠长假期,是对你二十几年来无私付出的一种回报和犒劳。妈,也许这一切就是天意,正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如果非得找个男人来让你快乐的话,那哲航就是最适合的人选。」

  素云脸上全都是激动的泪水,「可是、可是这对你太不公平了啊!你还是再慎重考虑为好,而且,我们还不知道哲航是怎么想的呢?」

  依晗苦笑了一下,「我们都没有意见,他当然更加不会有意见了,身为一个男人,可以坐享齐人之福,他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心里面肯定是求之不得呢。妈,现在就去把机票给退了,然后我们带囡囡出去晒晒太阳。」依晗脸上努力装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 本帖最后由 wang213181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