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美丽奇迹】(12)作者:剑走偏锋1219
【美丽奇迹】(12)作者:剑走偏锋1219
字数:405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Act12不平衡

   胡蔚坐在温屿铭对面,点了一颗烟,等著审视的人给意见。

   这两个礼拜折腾死胡蔚了,他去了十家百货公司若干次,横看竖看左看右看, 三天基本就总结出了他的意见,可是想一想那麽一个苛刻的男人给他俩礼拜而不 是三天,这必然得有缘故。於是乎再去看,进到橱窗内看、在橱窗外面各个方向 看、然後不同的时间看相同的这一橱窗,反正有点儿不疯魔不成活那劲儿了。胡 蔚觉得,大抵真是自己闲了太久,有个事儿干,尽管是挺无聊一事儿吧,也能从 中找到点儿意思。

   温屿铭细致的看著胡蔚密密麻麻的报告,脸上虽没有笑意,但,心间是有喜 悦的。这个人,还可以,有独到的见解、有细致的观察,有心。

   胡蔚坐了一会儿起来了,凑到右侧的窗边,向外俯瞰。说是俯瞰比较夸张, 毕竟只在二楼的高度。从这个位置望出去,是可以跟芬姐的工作间一样看到院落 与回廊的。树木郁郁葱葱,与回廊的搭配错落有致。这个人不简单啊,胡蔚想。 他的office独立不说,风景还这般如画。只可惜,室内被这人糟蹋不善= = 「我看过了。」温屿铭放下纸张,「窗开一些。」

   胡蔚照办。

   「总结的很不错。」

   胡蔚乐。你个扑克脸还会说句人话!

   「但速度……」温屿铭摇头。

   「啊?速度怎麽了?你让我俩礼拜完成的,这话是你说的吧?」

   「时尚是瞬息万变的,这也是为什麽橱窗的展示部分时常更替。抓不住时间, 也就抓不住潮流,看起来每个潮流要流行好一阵,但,你细致去揣摩,一分锺甚 至一秒锺就有人去改良它。这与你T台走秀不一样,设计师是先驱的,你按照他 的要求做展示。但,时尚离开舞台,离开刻意的设计与展示,融入到生活氛围, 就完全不是一个模样了。我给你两周,是底线,你应该试著去超越,用更短的时 间做更有效率的工作。」

   胡蔚瞅著温屿铭,他受不了他那个劲儿,却不知道怎麽去反驳。至少,他的 观点,很客观。

   「这个工作我们暂时告一段落,你可以算pass。」温屿铭喝了一口水, 「下一步,我需要你布置和装饰。」

   「哈?」胡蔚皱眉,「那是店员的工作吧。」

   「现在我需要你来完成。」

   「……」

   「明晚十点,君太百货的橱窗要换,图纸我稍後会给你,你可以提早一些到, 店长会跟你接应,你要独立的完成布置。」

   「这个工作,也有设计的理念在麽?」

   「没有。」

   温屿铭说完『没有』,胡蔚倒是不知道接什麽话了。

   「那麽就这样吧。」

   「我……这算正式开始工作吧?」

   「算,一开始就算。」

   「那麽请问我的办公桌在哪儿?」

   「目前你还不需要。」

   妈的,这人怎麽这麽噎人?

   「如果没有其他问题,你可以离开了。明晚不要迟到。」

   「有。」

   「什麽?」

   「车费是给报销的吧。」

   「对,留好发票,月底给财务部。」

   「啊?」胡蔚心一慌,「没要发票怎麽办?」

   「自费。」

   齐霁带猛男去上了最後一次药,猛男已经活蹦乱跳了。齐霁跟胡蔚一开始都 没想到猛男舌头能肿那麽大= = 这厮著实受罪了小半个月。

   「喝水。」杭航递了一杯水给齐霁。

   齐霁接过去,喝起来。

   「刚开始?」杭航往准备室了望了一下。

   「嗯,我也没预约嘛,盈盈刚领它进去。」

   杭航点点头。

   今儿猛男上完药,盈盈说该修剪一下毛儿了,齐霁想来都来了,就今天一起 吧,可惜前头还有排著的。一等就是一个多锺头,就现在还算加塞儿。杭航中间 出去了一趟,没想到回来齐霁还在等。

   「我去抽颗烟吧。」齐霁放下一次性纸杯,掏出了烟和火儿往门口去。
   「走,我跟你一起出去,透透风。」

   「你不热啊?不是刚回来麽?」

   「说说话呗。」

   两人在树荫下的铁艺椅子上坐下,那铁直接导入热量。秋老虎也不容小视, 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齐霁点了烟,仰头望著斑驳的树叶,阳光被分割,细碎的折射。

   「还……挺好的?」静坐了一会儿,杭航开口。

   「哈?挺好的?我不是最近常来嘛。问的跟好久不见似的……」齐霁惘然。
   「我意思,你跟他还挺好?」

   「哦。胡蔚啊。挺好……吧。」

   「你加个『吧』这麽不确定的字儿干嘛?」杭航皱眉。

   「诶,杭航……」

   「嗯?」

   「你说谈恋爱是怎麽一回事儿啊?」

   「啊?」

   「我好像从来都不明白。」

   「齐霁你吧……」

   「我觉得我跟胡蔚挺奇怪的。」

   听到这句,杭航倒是忙不迭点头,「能不奇怪嘛,大街上捡个人回家!」
   「……」

   「他跟你那儿住的倒是挺心安理得!」

   「没……不是,他都做饭收拾房间什麽的,挺照顾我的。」齐霁抓头。
   「是啊,你付钱请个管家,那你说你琢磨什麽恋爱!」

   「因为……」

   「你喜欢他,是吧?」

   「我……」

   「别,千万别辩解。以我对你的了解,你这辈子还头一回干出此类惊天地泣 鬼神的事儿。」

   齐霁叹气,「如果只是我喜欢他,我就不……晕了。」

   「你这话什麽意思?」杭航的视线从甬道上收回,看向齐霁的眼睛。

   「就……就我们……」

   「你们什麽?说重点,跟我这儿甭装自闭症。」

   「你!」

   「有什麽说什麽,你不是迷茫嘛,说,说出来。」

   「就……我们也一起。」

   「什麽叫也一起?」

   「一起吃饭,看电影,散步,聊天,做……爱。」

   杭航听著,前头的很自然,最後齐霁说什麽?

   「做爱?」杭航重复,声音倍儿大。

   齐霁尽量控制,还是脸红。

   「你……跟他……」杭航也语塞了。

   「是。」齐霁点点头,「所以我觉得,时常觉得,我是跟他谈恋爱。」
   杭航还真被噎住了,嘛都说不出来。这算啥?419?显然不是。听齐霁这 个意思……瞅齐霁这个情形……不是那路子。可……杭航的眼前浮现出了胡蔚的 模样。这主儿要是挂什麽人,也轮不到齐霁吧?齐霁一不是富翁,二不风趣幽默、 三长相平平、四交流障碍……他胡蔚图什麽?想要什麽?安身之所?以齐霁那个 条件,看不上吧?

   「你说,他到底怎麽想的?」齐霁问。

   「这……」

   「恋爱是什麽呢?就是一起麽?就我们这样?」

   「好像……」

   「一点儿不浪漫唉,也没有真实感。」

   「浪漫啊,」梁泽这一声吓了杭航跟齐霁一跳,两人同时顺著声音往上看, 梁泽从敞开的窗口探出了头,「就好比旅游胜地,人人喜欢。但,那终究不是居 家之所。你说对不对?」

   「深井冰!」杭航崩溃,「脑袋缩回去,该干嘛干嘛!」

   「你又急……」梁泽苦脸,「得得,你们悄悄话,我继续码字儿。」

   「这个梁泽……」杭航摇头。

   「杭航。」齐霁将烟蒂碾灭。

   「嗯?」

   「我一直想知道……你这麽不羁的一个人……怎麽就突然……踏实吧,好像 是踏实,我也不知道该怎麽说,就是突然跟梁泽,就定下来了。」

   「不羁?」杭航一愣,「我给你这种感觉吗?」

   「难道不是麽。我一直认为,谁也不会握住你。」

   「那肯定是你的错觉。」杭航笑。

   齐霁看著杭航,看了很久,低下了头。

   「你啊。都不知道说你什麽好。总蹲在自己的小世界,总是自己认为什麽是 什麽就是什麽,无论它符合不符合常识。」

   「我……」

   「你问我谈恋爱是什麽,我说不清楚,你问我怎麽就是梁泽,我也说不出来, 我就是知道,我喜欢他。虽然他……不怎麽著调。我俩也不是总开心,总浪漫什 麽的,甚至大多时候不怎麽热情。但……爱情的这个温度吧,不是越热越好,打 个比方你洗澡,你肯定不爱冷也不爱烫,你挑合适的水温。」

   「呵呵。」齐霁笑了笑,「我跟他,似乎没一点儿温度。」

   「这不是你单方面决定的,也不是他单方面决定的。」

   「……」

   「你看,你又不说话了,齐霁,你得学会适当的表达自己。」

   「我……」

   「把什麽都放在自己心里,对你自己,负担重;对别人,同样。」

   「跟我交往是不是特累?」

   「累的话早不理你了。」杭航笑。

   「什麽啊……」

   「你说什麽什麽。」

   「我去看看猛男好了没。」

   「又躲,你属乌龟的?」

   「十二生肖没这个属性,还有,傍晚易可风约了我吃饭。」齐霁笑笑。
   杭航瞅著齐霁,摇头。易可风。这齐霁怎麽从来就不对他表达什麽?觉得差 距太大?那捡回胡蔚算啥?更是天差地别吧?想一想,真揣测不出胡蔚的意图。 杭航认为易可风更适合齐霁,而不是胡蔚。齐霁需要一个比他更成熟更包容的男 人,而不需要一个小孩儿。

   胡蔚是买了菜才回来的,实在不想出去第二次。热。可进门就看见了贴在玄 关的便条:「晚上不能一起吃饭,约了朋友,会尽早回来。」

   胡蔚换了鞋,受二位动物接待完,进了厨房。

   把买来的菜肉放进冰箱,洗了个手洗了把脸,脱了衬衫往客厅走。

   百年不遇碰上家里没齐霁。怪……空的慌。

   点了烟,不想冲凉不想做饭不想陪小纯玩儿。犯懒了很久,才起身。简单冲 凉一下,冰箱里翻出昨晚的剩饭,热热,又下了碗面吃了,胡蔚进了书房。有太 多东西他都不会,这让他意识到,以前的工作其实跟社会挺脱节。现在,好歹得 学学。橱窗设计这个工作胡蔚接受,并不是他非常感兴趣,当然也不是全然没兴 趣,只是……他就是不想游手好闲了,他能感觉到齐霁不赞成他这麽晃来晃去, 齐霁不说罢了。胡蔚,不想被齐霁轻视。对,是,他居然在意他的眼光了。奇怪!
   齐霁将近十一点半才进门,跟易可风聊了太久。这次易可风请他吃饭,主要 是感谢上次帮他简单鉴定了家里的一些古物。那大多是他父亲的藏品,易可风说 他们兄弟两人都不感兴趣,有一些稀有的就捐献给博物馆,还一些就想变卖了。 因为搁著也是占地方。对於闲置的物品,无论价值多大,如果你不感兴趣,也是……徒有其表。

   饭桌上两人聊得很投契,如果不是易可风有电话过来说要先行一步,他们还 能再说下去。

   今天齐霁跟易可风说自己开始跟一个男人交往了,易可风表示恭喜。齐霁心 里怎麽说呢,谈不上别扭吧,就是有点儿失落?他喜欢的人,总是不喜欢他。他 们似乎都乐於跟他交往,可是吧,只在友情范畴之内。他们都说,齐霁你是个很 好的人。如果好人就是要这样生活,齐霁想过好多次,他情愿当个坏人。只可惜, 不会= = 「你回来了?」胡蔚听见猛男吠,出了书房。

   齐霁看向胡蔚,发现他一切都很好,可这很好让齐霁觉得不好。我留了张便 条说出去吃饭,还说尽早回来。现在十一点半,你也不知道我跟谁出去,你怎麽 就一点儿不在乎一点儿不问?

   「你瞪著我干嘛?」胡蔚发现齐霁眼神不对。

   「没什麽。」齐霁低头换鞋。

   「今天没煮甜品,你凑合冰淇淋吧。」胡蔚见齐霁没什麽话可对自己说,又 回了书房。

   齐霁蹲著换鞋,巨难受。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