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都市玄幻 欲之沉沦】(48-49)作者:p474400487
【都市玄幻 欲之沉沦】(48-49)作者:p474400487
字数:11472


  48 解救极品单亲少妇??

   样貌普通的强奸犯,说完就满脸淫笑,眼神炽热淫邪,急不及待就压在样貌 妩媚艳丽的梁艳芬娇体上,低头就对着她的脸庞狂吻,梁艳芬全身无力,连抬起 娇手的力气也没用,眼睛也只能睁开一条缝,不过感觉还在,这非但是幸事,而 是最不幸的事情,如果被迷晕强奸了,起码醒来已经发生了过去了,但是现在她 要清楚感受即将被强奸而又无力反抗,只能被逼接受的命运……

  梁艳芬感受脸庞,额头被狂吻,内心绝望惊恐,恐惧,却又无力反抗,眼中 的泪水流得更多,哭着求饶道:「啊,不要,呜呜,求求你放过我,呜呜……唔, 唔唔……」还没说完,红唇就被强奸犯嘴唇吻着,并且疯狂的索吻……

  强奸犯清晰感受到身下妩媚艳红的女人,红唇柔软香嫩,唾液甘甜可口,当 即更加疯狂索吻起来,一手按在握不住的饱满柔软圣峰上,用力的揉搓起来,一 手抚摸她的秘处……

  「唔唔……唔……」梁艳芬清楚感受乳房被用力揉搓传来的疼痛,秘处被抚 摸传来异样的感觉,感受强奸犯强吻嘴唇,舌头入侵口腔,缠绕她的舌头,吸吮 唾液,并且传来一阵阵的口臭味,还有恶心的脚气,她此刻头晕目眩的脑海不但 没有清醒一份,而且更加厉害,呕吐不出的恶心反胃无比难受,她内心无比恐惧 绝望,悲痛欲绝。

   「唔唔……唔,唔唔唔,唔……」强奸犯越吻越疯狂,嘴唇与红唇疯狂摩擦, 舌头入侵口腔胡乱肆虐,一阵强烈的窒息狂吻,使她更加难受,更加头晕目眩, 忽然她感觉秘处一阵异样,有东西在抽插,是强奸犯的手指,当即她更加绝望恐 惧,悲痛欲绝,她甚至希望被完全迷晕,醒来后虽然被强奸,但是好歹不用感受 强奸的过程……

  「不要,呜呜,救命……谁来救救我,啊,不要,呜呜……」在强奸犯离开 她嘴唇,埋头在她脖子狂吻时,她立刻就呼救道,不过发出的音量太小,非但没 有呼救,反而更加刺激强奸犯……

  强奸犯被有气无力的呼救声刺激得再也忍不住了,当时就眼神炽热,通红, 不过感受秘处的手指还没有湿润,当即身体后退快速调整一下,双手捉住她无力 垂直的美腿大大分开,然后埋头张口就印在粉嫩的秘处上吸吮起来……

  「呜呜,啊,啊,不要,呜呜,求求你放过我,呜呜,救命啊,啊,呜呜, 不要舔,呜呜,谁来救救我,呜呜,啊,啊,呜,啊,舌头进去了,啊,不要啊, 呜呜……」梁艳芬清楚感受到,秘处此刻被强奸犯舌头舔舐,吸吮,传来阵阵酥 痒,痕痒的感觉,无法控制,悲痛欲绝就感受秘处本能的流出阵阵的热流……
  「咕噜,咕噜……」强奸犯才吸吮,舔舐秘处一两分钟,就吸吮出阵阵的甘 甜的淫液,当即更加兴奋刺激,加大极度吸吮起来,顿时,秘处的淫液如同崩塌 般,越吸吮流出的越多,他更加刺激,贪婪的大口大口吞咽起来……

  吸吮不少淫液,强奸犯感觉阳具坚硬得发痛,秘处又湿润了,当即不再忍受, 挺直身体,阳具对着湿润流着淫液的秘处口,抬头看了一眼,脸色红润,媚眼紧 闭,眼角流着泪,银牙咬着下唇,呼吸娇喘,妩媚艳丽的容颜,表情悲痛欲绝, 又无奈楚楚可怜,明显已经绝望认命的少妇,淫笑一声,再次低头,一手握住阳 具抵在秘处口,先来个上下亲密的摩擦。

   梁艳芬已经绝望了,感受秘处口被坚硬的阳具抵在上下摩擦,传来异样的感 觉,她不愿意睁开眼睛,内心生不如死,她全身无力,完全没有力气挣扎,也没 有力气呼救,但她依旧不屈服,咬着下唇打算死也不发出屈服的呻吟声……突然 上下摩擦的阳具停止了,对着秘处口,她知道接下来的事情,更加让她生不如死, 但是她没有办法,只能被逼接受,果然,抵在秘处口的阳具,无情的入侵她的秘 处内,这一刻她好想死,好像暈过去,可是一切都没有发生,她只能清楚感受, 秘处本能包裹阳具入侵的头部,就在她,绝望等待无法改变被强奸的命运时,入 侵的阳具头部突然快速退出,然后,响起强奸犯「啊……」的惨叫声……

  不明所以的她,立刻睁开眼睛,不过只能睁开一条缝……她看见房间多了一 个男子,这时强奸犯正被男子按在地上狂打,并且发出「啊。啊,不要打。好痛, 啊啊」的惨叫声,不过几声后,就没有了惨叫声……

  下一秒,男子起来,来到她身前,她看见男子的模样了,年纪二十一二左右, 样貌清秀,男子蹲下来,温声问她:「你还好吗,能动吗……你放心,这家伙被 我打晕了……」

   梁艳芬看着男子,这一刻她已经将他的样貌深深的记住,听见男子的温声问 话,她又感动又安心,她再也控制不住痛哭起来:「呜呜,呜呜呜,谢谢你,呜 呜,谢谢你救了我,呜呜……我现在全身无力,呜呜,头好晕,呜呜……我动不 了啊,呜呜……求你帮帮我……呜呜……」

   清秀的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凌战,就在不久前他将施洁儿干的死去活来,连续 高潮三次后,眼见她实在无法继续,只好从她宿舍回来,准备打电话给周欣欣叫 她过来过夜,回来时他也有份经过强奸犯带着梁艳芬寻找地方,他身体经过魅姬 的灵力输送,自然的发生改造,耳力比较好,当时经过就听见她有气无力说「救 命,救命啊」的呼救,因此他当时知道有问题,假装路过后,跟踪强奸犯,果然 看见他进去这间破烂房子,悄悄来到房子的窗口想看什么情况,不过强奸犯带她 进了房间,当即就在出手相救,不过想起她妩媚艳丽的容颜,决定要收了为自己 的女人,所以他一直在听着里面的声音,来判断什么情况。

   就在强奸犯舔舐梁艳芬的秘处时,他从破烂的木制窗户悄悄进来,他不想一 会儿上过被其他男人强奸过的女人,在房门偷偷观测,眼见强奸犯阳具已经头部 没入秘处,也是梁艳芬最绝望的时候,因为这时正是她在失去清白被强奸,内心 最绝望,最容易爱人解救她的人,如果阳具进去了,虽然她完全绝望,不过正因 为完全绝望,她反而对男人有了恐惧,这样要花不少时间等她渡过内心恐惧的阴 影,所以凌战选择这个最好的时机出手,当即来到强奸犯背后,一手勒紧他的脖 子,用力往后拉他,在他没有反应过来时,按着他狂打一顿,不过他没想到强奸 犯很不耐打,几下就晕了……

  这时凌战听见梁艳芬的求助,看着她脸色红润,妩媚艳丽,异常迷人,完全 不比周欣欣,施洁儿她们差,媚眼睁开的一条裂缝一直看着他,内心不由得意起 来,暗道:果然,选择这个时候动手最容易,使她难以忘记我,看了一眼她的赤 裸娇体,看着她,不由来温柔征求她问道:「嗯,我知道了,不过你现在这个样 子,我带你离开不太方便,你介意不介意我帮你穿上衣服,如果介意我可以到外 面叫个女生回来帮你穿衣服……你看……」

   梁艳芬闻然,才知道这时自己全身赤裸,当即羞涩不已,不过听了凌战温柔, 又体贴的建议,感觉他光明磊落,没有趁机占她便宜,先询问得到她意见在动手, 没有起色心二话不说就帮她穿衣服,趁机占她便宜,不过同时她内心有些失落, 感觉自己魅力不够,全身赤裸也无法勾起他的色心,有小小的挫败感,异常矛盾 的心理让她一时间只是羞涩的看着凌战,连哭泣也停止了,没有了回答……
  凌战生前身为淫魔,他对女人的一举一动都能大概知道她们此刻的心情,内 心再次得意一笑,表情关心温柔道:「美女,你怎样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了, 如果是,你可以告诉我,我会帮你的!!」

   梁艳芬闻然,才回过神来,听见凌战叫他美女,又想到自己的失态,内心更 加羞涩,有些慌乱的回答道:「啊,我……我没有哪里不舒服,你,如果不嫌弃, 我想你帮我穿衣服……」

   凌战闻然,内心更加得意,表面认真,温柔道:「我当然不会嫌弃,好了, 现在这里不是说话的时候,也不知道这家伙会不会突然醒来,我刚才只是偷袭他, 如果醒来我未必打得过他呢!!」

   凌战说完就拿起旁边的白色内裤,在梁艳芬羞涩不已的眼神下,帮她穿上, 接下来裙子,胸罩衣服,整个过程她都咬着下唇,娇体微微颤抖,呼吸越发急促, 脸色越发红润,穿好后,凌战抱起她,她脸色艳红,眼神羞涩不已,无力的埋头 在他的胸膛,想起刚才凌战帮她穿衣服时,无意的触碰到她大腿内侧,乳房两侧, 小腹时那种痒痒,酥麻,却又无比舒服的感觉,不知怎样的,她异常喝望被他抚 摸,异常喝望做爱,即使现在被他抱着,也有一阵阵酥痒,舒服的感觉传来……
  十多分钟,在梁艳芬的指引下,凌战终于带她回到她家,原来她就在凌战所 在出租房前两栋,不过哪里不是出租房,来到屋门时,凌战不禁问道:「你家里 有人吗,我这样进去不太好吧……」

   梁艳芬闻然,连忙道:「我家里没人,就只有我跟我的孩子在……」说到最 后,她想起她已经生了孩子,不由来内心又慌又失落,而且还有些后悔有孩子这 件事情……

  凌战闻然也吃一惊,没想到怀中只有21、2的美女已经是位母亲,不过随 即他又觉得很正常,她这么漂亮迷人,肯定很多男生追求,结了婚也不出奇,毕 竟已经二十一二了,不过他没有表现出来,只是点点头淡淡道:「哦,原来是这 样,没看出来你已经结婚了呢,对了,如果被人看见我抱你回来,你老公会不会 吃醋啊!!」

   梁艳芬这时没有刚才被凌战抱着那么欢喜,兴奋,想起自己已经是个母亲, 内心异常失落,抬头看着凌战,又听见他的问话,想到那个男人,内心不由来越 发憎恨他,忍不住哭泣起来,低声道:「我,呜呜,我,没有结婚,我是单亲妈 妈,呜呜……」

   凌战闻然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说话,他还真没想到梁艳芬如此妩媚艳丽竟然 会是单亲妈妈,真不知道有谁如此狠心,难道她还没结婚未婚夫就死了,就在他 不知如何化解现在的尴尬气氛时,屋里传出婴儿「哇哇哇」的哭声……

  没等凌战开口,梁艳芬闻然婴儿哭声,就心急如焚了,一时间失去了分寸, 看着凌战慌乱失措道:「啊,我的孩子哭了,怎么办,呜呜,我该怎么办!?」
   凌战连忙安慰道:「不要慌,你的孩子应该是饿了,现在我们就进去,你先 冷静,不要吓到他……」

   梁艳芬闻然,内心出奇的安心,也不再慌乱了,看着凌战点点头「嗯……」
   的一声……

  打开门,进去后,凌战看见梁艳芬的屋子,不大不少,两房一厅,屋子的家 具颇为齐全……将梁艳芬抱进传来婴儿哭声的房间中,将她平放在床上后,抱起 婴儿床,只有几个月大的婴儿,来到床前,坐在床上,温柔道:「你的孩子好可 爱,而且是个女孩,长大了肯定跟你一样美丽动人,你现在这个样子,你怎样喂 奶,还有你是用奶粉,还是人奶喂……」

   梁艳芬闻然,顿时,脸色艳红起来,无比羞涩,睁开一条缝的媚眼,看了一 眼婴儿,然后看着凌战,娇羞道:「我,我用人奶喂的,现在我全身无力,又不 知道时候才能动,凌战,你,可不可以帮我,解开我的内衣,帮我喂她……」
   凌战闻然,内心有种奸计得逞的得意,温声微笑回应道:「当然可以,不过 这样我就看见你的身体了,你愿意吗!!」

   梁艳芬听见后更加羞涩,娇羞不已声音几乎小的听不见,道:「嗯……反正 你又不是第一次看,而且,你还摸到了……」

   凌战听到却微笑着不回答,将婴儿放好在一旁后,扶起梁艳芬的娇体,坐在 她的背后,让她靠在身上,然后直接脱了她无袖的衣服,接着就是胸罩,脱了后, 抱起婴儿,看了一眼羞涩无比,却只有睁开一条缝的眼睛依旧看着自己的梁艳芬, 低头将婴儿的小口,对着软绵绵,粉色娇嫩可爱诱人至极的樱桃……

  「嗯……」感觉樱桃被孩儿吃下吸吮,传来异样的感觉,又在凌战的注视下, 梁艳芬羞涩不已的同时,还有一阵说不清道不明的刺激,顿时,她感觉樱桃有异 样,内心更加羞涩得想找地方钻进去,想控制,却发现越是控制,感觉越是强烈……

  「啊,凌战,不要看……啊……好羞人……我好找个洞钻啊……」梁艳芬感 觉乳头的异样想控制却没办法,低头就看见没有吸吮软绵绵的乳头,慢慢得挺立 起来,最后当完全坚挺时,她已经羞得无地自容了……

  「呵呵……这怎会羞人呢,你哪里这么美,又如此诱人,我看得都快把持不 住了,忍不住想吃一口呢。」凌战看着饱满白嫩挺拔的圣峰,中央位置坚挺粉嫩 的樱桃,还真有些把持不住,毕竟这可是女人最美,最诱人的地方,即便他阅女 无数,但是他不是跟很多女人欢好过,又见过很多不同女人的圣峰樱桃就会有很 强的抵抗力,他是淫魔,是以欣赏,享受,品尝女人为乐趣,越是跟不同的女人 欢好,他越是深爱女人每一个部位,所以他对女人娇体的诱惑可以说,没有多少 抵抗能力,所以他一时间发自内心的赞美,

   梁艳芬闻然,偷看凌战一眼,发现他眼睛炽热,盯着樱桃看,艰难的吞咽着, 当时又羞又欢喜,内心不禁道:啊,好羞人,不过好开心,他真的想吃我的奶子 吗,我该怎样办,他刚才救了我,要不然我就被人强奸了,而且他又那么清秀, 为人又正义,光明磊落,没有趁机占我便宜,看他样子好像没见过女人乳房似得, 难道他没有女朋友,或者跟女朋友分手了,啊,我该怎么办,他真的愿意吃我的 奶子吗,我今天还没有洗澡啊,他会不会觉得也好脏,他有没有明确说想吃,要 是明确说我就不用烦恼了,啊,我该不该开口,

   梁艳芬内心在挣扎不断,就这样过了片刻,凌战看着婴儿吸吮奶水,也艰难 的吞咽着,她却低头羞涩不已,时不时偷看凌战一眼,内心在挣扎不已,忽然, 婴儿不再吸吮了,凌战见状,不由问道:「艳芬你的孩子好像吃饱了,你说是不 是啊……」

   梁艳芬闻然,低头一看,又感觉乳头没有继续被吸吮,羞涩道:「嗯,好像 是的,麻烦你将她放回床上去……」

   凌战听见后,点点头,先将婴儿放在旁边,然后将梁艳芬平放在床上,最后 把婴儿放回婴儿床,看了几眼,发现婴儿睡着了,接着才回到床前,看着满脸艳 红,更加妩媚迷人的梁艳芬,温声道:「你还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要是没有, 我帮你穿好衣服,我就回去了……」

   梁艳芬听见凌战要回去,内心立刻就慌乱了,想也不想,脱口而出连忙道: 「啊,你这么快就要走了,你难道不可以留下来吗……」

   凌战听完,内心又得意又欢喜,表情奇怪问道:「留下来……留下来干什么……」

   梁艳芬闻然,内心不再挣扎,鼓起勇气,脸色通红,表情羞涩,看着凌战娇 羞道:「你不是想吃我的那个吗,我,我哪里好涨好难受,你可不可以帮我洗干 净里面的奶水,我,我喜欢你,我不想你离开,虽然你不会相信,但是在刚才你 解救我那一刻,我就对你一见钟情了,我,呜呜,这里只有我一个人,呜呜,而 且而且我现在又动弹不得,如果你不在,呜呜,我真的好害怕,我不知该怎么办, 呜呜,求你不要走,呜呜,只有你不离开我可以随便你怎样都行的,呜呜……」
   说着说着,她想道凌战真的离开后的情况,真的害怕得,哭了出来……
  「额,既然这样我就不离开了……不过你要我吸干净,你的奶水,我怕我到 时忍不住会对你那个……」凌战听完后,已经知道今晚又多了一个女人了,而且 还是个极品少妇,不过,他还是最后询问道。

   「呜呜……没关系的,呜呜……我愿意跟你做,呜,如果你忍不住那我们就 做吧……呜呜,」梁艳芬听见凌战不离开,内心当时就安心了,而且坚定了内心 的想法,她更是强忍羞耻,哭着道出她的想法……

  就在凌战不再装模作样继续扮正人君子时,梁艳芬却哽咽娇羞道:「呜,凌 战,我,我好急,呜,我想去小便,呜,而且我还没洗澡,我如果不洗澡睡不着 觉,呜,所以凌战,我求你帮我洗澡了再做好不好!!」

   凌战:「……好吧!!」

             49收下极品单亲少妇

   其实从强奸犯迷晕梁艳芬那时是晚上十点多,直到此时时间才过了一个小时, 破烂的屋子里,全身赤裸的倒在地上,眼睛紧闭,昏迷的强奸犯,「啊」的痛呼 一声,转醒过来,发现周围一片漆黑,艰难爬起来,凭着记忆,将房间紧闭的窗 户打开,当即漆黑的房间有路灯的灯光照射进来,模糊的看见地上的衣服后,急 忙拿起衣服,快速穿上,慌乱急忙的就离开房间,边跑边怨恨道:「该死,该死, 你最好不要让我知道你是谁,不要我要将你全家的女性,所有洞都干翻,……」
   凌战之所以没有报警,是因为问过梁艳芬,是她害怕被人知道以后被人指指 点点,正所谓人言可畏,因此凌战也就算了,所以强奸犯才醒来还在房间中,不 然已经在监狱里了……

  当「沙沙」的水声停止后,凌战全身赤裸,抱着无力动弹,全身赤裸,脸色 艳红,表情羞涩的梁艳芬走出洗澡房,。

   凌战平放好梁艳芬躺在床上,就直接压在她的娇体上,看着媚眼半挣,含情 脉脉,水汪汪,眼神爱慕迷蒙,脸色艳红,表情羞涩,妩媚艳丽,迷人的梁艳芬, 深情赞美一声道:「你真美。」,说完对着她的红唇就是吻下去,运用高超的吻 技索吻起来,大手覆盖饱满柔软的圣峰运用玄妙手法揉搓。

   「唔唔。唔……」梁艳芬现在还是头晕目眩,不过洗过澡清醒不少了,感觉 嘴唇被吻,乳房被揉搓,传来阵阵从没感受过的美妙快感,她很想抬起环抱凌战 的后颈,热情回应他,不过她全身无力,只能樱唇回应他嘴唇,娇舌交缠他的舌 头,……

  热吻了片刻,凌战感觉梁艳芬呼吸娇喘起来后,离开她的樱唇,埋头在她的 脖子吻起来,……

  「唔唔,,唔,,凌战,唔,,」梁艳芬感觉吻着脖子的嘴唇,越吻越下, 传来的阵阵酥痒的异样感觉,忍不住发出娇吟声来……

  「唔唔,,啊,痛,轻点吸,啊,啊,好舒服,啊,啊,」下一刻,梁艳芬 感受凌战的嘴唇吻过锁骨后,在乳房吻了一遍后,乳头就被温暖湿润的嘴巴包裹, 然后传来一阵强烈的吸吮力,当即痛呼一声,刚痛呼完,就清晰感觉到,乳头被 吸吮,吸吮极度忽大忽小,传来语无伦次,从没感受过的酥麻,酥痒的美妙快感, 当时就情不自禁呻吟出来……

  「唧唧,」的吸吮声,,「咕噜,咕噜」的贪婪吞咽声,凌战一边揉搓饱满 柔软的圣峰,一边吸吮着坚挺,硬中带软的粉嫩樱桃,随着吸吮力顿时,被吸吮 出一股股甘甜,香滑浓浓乳香的奶水,当时就兴奋的贪婪吸吮起来,。

   「啊,啊,,好舒服,啊啊,战,我的奶子被你吃得,啊啊。好爽,好舒服……啊啊,不要停,啊啊。」梁艳芬感受发涨的乳房,不但没有了涨痛,而且还 异常舒服,有种不愿凌战停止,要永远吸吮下去的强烈感觉,同时感受秘处不停 流出热流,传来极度空虚,痕痒的感觉,她恨不得能动弹,主动将凌战的阳具塞 进秘处内,。

   奶水始终有限,才吸吮几分钟就没有了,而且还是慢慢吸吮的,换个还没吸 吮的樱桃,凌战准备认真品尝香浓的奶水,可以刚才被婴儿吸光了,抬起头,发 现梁艳芬,媚眼水汪汪,眼神陶醉迷离,脸色殷红,呼吸娇喘,红唇半张,吐气 如兰,正要娇吟说道:「啊,啊,,凌战,啊,给我,我要,啊,快点给我,我 下面好痒,啊,,求你,给我,啊,,,」

   凌战闻然,也不废话,挺着身体,双手捉住无力垂直的修长性感玉腿抬起分 开,顿时看见幽黑,浓密的芳草中,粉嫩肥美,无比湿润,就在一滴滴淫液,有 些许外翻的粉嫩秘处,当时他就奇怪了,梁艳芬都生了孩子,性爱应该不少才是, 既然那样秘处外翻才对啊,不过他随即看见她肚子的细微伤疤后,知道她是做手 术开腹的,不过还是不明白为何秘处没有完全外翻,不过这些疑问,到时问下就 知道了,。

   凌战微微楞了一下后,提着坚硬坚挺,挣扎丑陋的阳具,对着湿润流着淫液 的秘处口,缓缓的挺进去,阳具越是挺进秘处,他眼神越是奇怪,因为秘处异常 紧窄,跟处女没做过有的秘处一样……

  「啊,,啊,痛,啊,凌战,等一下,好痛,啊……好痛啊,啊,,。」梁 艳芬无力动弹,只能感受阳具没入秘处的感觉,却没有看见凌战异于常人粗长的 阳具,刚才她虽然看过,不过那时阳具处于软踏踏的状态,这时,她只感觉,秘 处被硬生生撑大,传来一阵阵疼痛的感觉,随着阳具的挺进,她眼睛越挣越大, 脸色越来越白,娇手无力握成拳头,眉头紧皱,额头全身冷汗,张大红唇,大口 大口倒吸着冷气,痛苦叫到……

  「艳芬,你下面好紧,好舒服,我不知道你哪里那么紧,所以开始可能有点 痛,你现在觉得怎样!!」凌战感受阳具顶到秘处花心,几乎完全被紧紧包裹后, 趴在她的娇体上,看着她满脸的疼痛,不由温声问道,,「啊,啊,凌战,我哪 里还好痛,啊,你先不要动,啊,,」

   「啊,啊,现在好了很多,没那么痛,啊,凌战你可以动了,啊……痛,哦,, 哦,,哦哦,,轻点,哦哦,,」过了片刻,梁艳芬感觉秘处没有那么疼痛后, 顿时感觉秘处阵阵的充实,发涨的感觉,并且包裹着一根烫热,粗大的异样,不 由来开口道,不过当阳具抽插时,又传来一阵疼痛,但是还有一阵酥麻,充实, 酥痒,发涨,空虚混合不停变换的美妙快感……

  「哦哦,不要,哦哦,啊,顶到花心了,哦哦,慢点,哦哦,凌战,哦哦,, 吻我,哦哦,,唔唔……」梁艳芬紧皱的眉头,随着抽插舒展开来,满脸的疼痛 被愉悦代替,眼神的痛苦之色被迷离陶醉吞噬,发白的脸色快速艳红起来,媚眼 泪水汪汪,看着凌战,娇体无力动弹,只好娇吟要他吻她……

  「啪啪啪,」,「啪啪啪。」的撞击声,「噗噗」的抽插低沉声,「唔唔唔」 的娇吟声交织在一起在房间响起,回荡。

   几分钟后,热吻的梁艳芬,脸色潮红,娇手用尽能用的力气握成拳头,眼神, 迷离失神,脑海一片空白,秘处传来一阵无法形容,让她甘愿沉沦其中的美妙销 魂快感传来,娇体本能的一阵痉挛,被凌战嘴唇封住的红唇,发出「唔,,,」 的高潮娇吟声……

  不过只是开始而已,还在高潮的梁艳芬,秘处此时异常敏感,而秘处内的阳 具却没有停止,继续猛烈的抽插着,顿时,她品尝到更加美妙,却又难受的快感, 不过她无力动弹,而且红唇正在被凌战索吻,她无力摆脱,只能眼神时而迷离, 时而难受,时而失神,表情既难受又享受,娇手无力的握成拳头,发出「唔唔唔,,」
 的娇吟,。

   一分钟后,梁艳芬脸色潮红不已,眉头微皱,眼神失神,娇体本能一阵痉挛, 发出「唔,,」的娇吟声再次高潮……

  「噢噢,,不要,噢噢,凌战求你,噢噢,我不要了,噢噢,,我好难受, 噢噢,,不行了,,噢噢,又要来了,噢噢,。啊,要死了,噢……」

   「噢噢,,凌战求你不要,噢噢,。我真的好难受,噢噢,让我休息一下, 噢噢,等一会再做好不好,噢噢,,啊,好热啊……」

   床上梁艳芬脸色通红,眼神涣散失神,媚眼半挣水汪汪,眉头紧皱,红唇大 张流着唾液,秀发凌乱,原本无力的她,这时浑身瘫软,连手指头也动不了,修 长性感的玉腿垂直,大大分开,秘处外翻红肿,流着白红色混合的精液,呼吸急 促,娇喘不已,饱满的圣峰起伏不定,粉嫩樱桃坚挺通红,,,身旁的凌战见到 她如此模样,内心的疑问只好留着明天再问,就关灯,将她抱着睡觉了……
  第二天,还有熟睡的梁艳芬听见婴儿「哇哇哇」的哭喊声,然后感觉旁边有 人在动,,紧接着婴儿哭喊声没有了,然后她感觉身上被异物压着,以后就感觉 乳头好像被吸吮,不过她真的好困,好累,也没有在意。,中午时分,她闻见了 阵阵的香味,肚子一阵空虚肚饿,不由来睁开眼睛,发现是熟悉的房间,扭头一 看,发现一名清秀的男生坐在床上,看着她微笑着,手中拿着一碗粥,她当时脑 海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立刻尖叫道:「啊,,你是谁,。你为什么在这里!!」
   说完就想起来,不过下一秒,她痛呼一声道:「啊,好痛……」,跌回床上 的她,不清醒的脑袋,浮现昨晚的所有记忆,下一秒她就清醒了,看着微笑看着 她的凌战,满脸红润羞涩道:「凌战不好意思,我,我刚才还没有睡醒,嘻嘻… …」

   凌战见状也不在意,微笑着温柔道:「那你现在清醒没有,都已经中午了, 该起来吃饭了,不过我不太会做菜,只会做粥,所以我们午饭就是吃粥了,……」
   梁艳芬闻然,先是一愣,脑海很自然浮现一个人住,什么都要亲力亲为,而 且有了小孩时,忙不过来,有时候都没时间吃饭的日子,哪里有人服侍她,当即 她就忍不住哭了出来,内心很感动,很幸福,哭道:「呜呜呜,,凌战,呜呜, 你真好,呜呜,求你不要离开我,,呜呜,我真的爱上你了,呜呜,……」
   吃过午饭,凌战抱着婴儿,来到梁艳芬身边,又喂了一次奶水,又换了一块 尿片,这些知识都是施洁儿和赵雪逼他看学来的,说以后有自己的孩子她们没空 是他就要亲自动手的说,其实就是暗示她们想要生孩子,,凌战告诉了她早上见 她睡的那么香,不忍心叫她醒所以醒来,亲自动手,说完梁艳芬又是一阵感动, 幸福,而且还很主动,很热情,忽然就吻着他的嘴唇索吻……

  ……

  接下来,凌战就问起他心中的疑惑,起初梁艳芬不愿说,不过在他的温柔下, 最终因为爱屋及乌,紧抱他,哭着说出她的故事……

  原来,梁艳芬就读金融系大一的大学生,学校可不是凌战所读的这间大学, 由于她的容貌,一进去校就被评为大学校花,追求者当然数不过来了,,就这样 开始第一个学期顺利的过去了,不过她家教很严,而且读金融的人,性格都较为 理智,没有其他女生几句话,一个包包或者项链就能追到手,所以她一直没有男 朋友……

  就在就读第二学期时,每个学校都有所谓的大姐大,而且都有一定的背景, 她没有得罪那个大姐大,而是大姐大的男朋友看上她了,那个大姐大想必很爱这 个男朋友,在男朋友的软硬兼施下,大姐大竟然答应帮他,得到她的处女……
  那时她不知道,那个大姐大故意套近乎,接近她,经过一个月的相处,她觉 得大姐大为人不错,那天的一个晚上,大姐大说去唱K,她说不去,不过大姐大 说就几个女生去唱K,一会儿就回来,她不好意思拒绝就去了……

  去到KTV,大姐大她们确实只有几个女生,在包房里她只是喝了几杯啤酒 就头晕晕,没多久就不省人事了,,当她醒来时,她在酒店里面,当时她全身赤 裸,秘处无比疼痛,身旁还睡着大姐大的男朋友,还有大姐大……

  她当时又惊慌,又愤怒,狼狈的离开了酒店,那时她因为悲痛欲绝,回到宿 舍痛哭一天,之后过了一个星期她才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

  然而当她回到学校上课时,大姐大的男朋友开始疯狂追求她,她当然不愿意 接受,就这样过了,两三个星期,那天大姐大跟她的同伴讽刺她,是什么外表清 纯,内在淫荡,很难听的话,她原本对大姐大已经恨之入骨,这时听见后,更是 忍不住,决定要报复她,。

   于是在当晚,大姐大男朋友锲而不舍的追求她时,她答应他,不过要他跟大 姐大分手,还要告诉全校,说她性欲强,简直就是喂不饱的荡妇,之类的话……
  没想到他真的答应了,第二天他当着全校的学生臭骂大姐大,她看见大姐大 当时哭的那个凄惨,被深爱的人伤害简直痛得无法治愈,一生注定有阴影……
  她没有因此而收手,她那天当着大姐大的面拉着他去酒店开房了,,开了房, 她没有反悔,她就当给报酬他的意思,跟他上床了,不过,那家伙,不知是不是 因为太喜欢她,还是根本就是那么差,插进去才抽插几分钟,就不行了,还内射, 接着休息一下又来,不过时间差不多,最后,他内射两次后,坚持久了很多,足 足做了二十分钟,她原本不想呻吟,不过忍不住还是叫了出来,那天,她高潮了 一次,男生内射高潮三次,……

  就在她认为可以接受他为男朋友时,她发现怀孕了,她告诉男生怎么办,男 生说打掉,她觉得男生很无情,虽然她也不愿意怀孕,但是她没有那么无情,之 后很坚决跟男生分手,告诉他,她会生孩子下来,独自养大,男生家里有钱,他 眼看真的无法挽回,他直接给了一百五十万她,告诉她要好好养大孩儿,她要了 那些钱,因为是她应得的。

   后来怕男生骚扰,直接离开哪里,来到这里,在这里买了这间屋子后,几个 月后,她肚子很大,很不方便,就请人来服侍,直到前几个月开腹产下婴儿,就 在上个月,她觉得自己可以应付,就将请来的人辞了,不过她给了足足半年的人 工,开始时真是做什么都手忙脚乱的,而且婴儿经常哭,她那时脑袋都快爆了, 不过都被她挺过去了,而且有了心得,她现在倒是能应付自如呢,直到昨晚,她 没想到世界原来真的那么危险,她当时真的绝望了,准备承受强奸犯的凌辱,没 想到凌战出现了,那一刻,她真的爱上他了,不是因为他清秀,因为比他英俊的 男子,追求她,她也不要,而是因为他在她绝望的时候出现了,他解救了她悲惨 的命运,而且凌战没有趁机占她便宜,处处为她着想,更是让她好感猛增,……
  这其实还一切的次要条件,最重要的还是,昨晚跟凌战做爱发生了关系,可 以说如果没有最后做爱,即便她多爱凌战,但是当她跟其他男子发生关系了,又 得到她认同后,她不会跟凌战上床的,还有一点,凌战的性爱经验太厉害,她昨 晚终于尝试到,做爱让人沉沦的销魂感觉,根本不是大姐大男朋友能比的,。
   凌战听完后,也是一阵沉默,不知该不该感受梁艳芬他不是没有女朋友,而 是有好几个的,,不过,他最后还是打算,将她完全征服再说,那样接受起来也 容易点……

  凌战温柔安慰,痛哭的梁艳芬,哭了片刻,她才停止哭泣,不过接下来她就 主动吻凌战的嘴唇,勾引他,她成功了……

  片刻,床上凌战全身赤裸,压着全身赤裸的梁艳芬,两人嘴唇与红唇疯狂摩 擦,舌头与娇舌在不停交缠,唾液在混合争夺吞咽,饱满圣峰被大手揉搓,粉嫩 樱桃被吸吮,修长性感的玉腿主动大大分开,红肿秘处,本能包裹粗长的阳具, 春意无限,血脉沸腾的淫秽画面在房间上演着……

  配上「啪啪啪」,「啪啪啪」的撞击声,「噗噗」的抽插低沉声,「哦哦,, 哦,凌战,我爱你,哦哦,,」的梁艳芬甜美悦耳的诱人娇吟声,交织成淫荡的 乐曲,既淫荡又淫秽,同时充满极致,几乎没人能抵抗的诱惑在房间里同时上演 着,响起,……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菊花好养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